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 修真武侠 > 荡剑诛魔传 > 烽火情缘 第四五八章 一意孤行
    随着这第三人现身阴阳谷,谷中原有的静谧平和也随之被打破。

    事实上,不论是姜逸尘还是冷魅,无不意外于云小白竟会是这第三人。

    直至听得云小白离去前的那番说辞后,方觉得顺理成章。

    江湖上几多痴于剑者,却唯其一人可谓之为剑而生。

    云小白有过目不忘之能,偏偏只忠于剑道,精于剑道,融百家所长为己用,凭一剑破万法,出剑绝无空回,因“一剑必杀”闻名于江湖,却始终未被冠以剑痴、剑狂之类的俗号,只云其一剑一道一途走一生。

    诚如江湖人对云小白的定位,剑之一道即为其一生,往更深层次而言,云小白已非人,而是剑,是萧银才手中的剑。

    萧银才的剑并不是一直带在身边的,一如世上所有的剑一般,剑终究是需要打磨的,与剑道强者相交,便是萧银才磨剑的方法,也正好为云小白此生追求之道。

    上次龙渊峡中姜逸尘躲过云小白的必杀一击,其中不乏偶然因素,更有运气成分,但不论是何偶然,是何运气,都无法去否定姜逸尘存在的潜质。

    自那时起,姜逸尘便在云小白的剑道途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百花屿舞剑坪上,幽冥教与银煞门的关系是战略同盟,幽冥教新一任黑无常的实力教人记忆深刻,在弄明白黑无常和姜逸尘实为同一人后,云小白已将姜逸尘列为其剑道途中必须击败之人,尽管彼时的姜逸尘仍不见得比他强,但云小白打心底里不愿让这样的对手因坠落阴阳桥便杳无音讯。

    所以在门中暂无要紧事宜之际,云小白定要来一探究竟,只要姜逸尘一息尚在,他便不会放任这个他还未击败过的潜在对手就此命绝。

    此番入谷,自是让云小白甚感此行不虚。

    而云小白离去前留下的那番话,虽说净挑着价值量不大无关痛痒的讲,倒也让谷中二人对谷外的江湖近况有了个粗浅了解。

    啸月盟当前状况不佳,群龙无首之际,这个九州最强盛的帮派究竟会是在哀痛中更为团结紧密,还是就此产生间隙,分崩离析?

    在百花大会上一鸣惊人的红尘客栈果然古怪不小,声名大噪后想来会有更大动作,只是还不知其所代表的究竟是哪方势力,还是潜藏许久的新兴势力?

    百花大会前的雨夜,和百花大会当夜,先是冒出了一队手持特殊武器的神秘截杀者,而后是朝廷精兵来势汹汹,谢飞等人定是同兜率帮忙于搜寻前后二者间的关联。

    至于凤鸣轩……烂摊子?

    剑魔风风火火地杀到舞剑坪时,也正是云小白去拦他的,只是当时乱战一团,二人很难有机会畅快一战,而彼时的凤鸣轩虽说折了些人手,却也不至于让剑魔亲自操劳帮派事宜。

    唯一的解释便是,那一夜及之后的时间里,朝廷向武林各派大动干戈。

    暗中蓄势已久的朝廷想必给了武林各派当头棒喝,重重挫了武林各派的锐气。

    凤鸣轩或因此大伤元气?

    还有,云小白并未提及四海会盟另一大帮派诸神殿的情况,是其不认可鬼魅妖姬剑客身份,还是其不愿同一女子相争?

    信息寥寥,任二人绞尽脑汁也再难从云小白那三言两语中分析出更多花样了。

    不过,通过这些信息,二人倒是能确定此时还未到出谷时机。

    正道帮派一时委顿,兴许暂无余力来对付姜逸尘,邪门魔教却未必。

    至少天煞十二门看来一时无事,而与姜逸尘最为苦大仇深的,除却红衣教的戊堂、庚堂外,便是天煞十二门的地煞门了。

    尽管地煞门仅剩的六个堂主都归入了天罡门中,但灭门之仇,弑亲杀友之恨,绝非过些年头,换个身份,便可轻易遗忘的。

    现下姜逸尘尚未复明,功力虽要比在晋州城时强上不少,可一旦出了阴阳谷,不免陷入敌在暗处他在明处的境地,即便冷魅愿意相随卫护左右,也不见得能相安无事。

    反倒是姜逸尘对于阴阳谷木屋周边环境日渐熟悉,有敌自外而来便不比他如鱼得水,或可借地利弥补失明和功力上的缺损。

    当然,对于能否出谷,二人更多是从姜逸尘出谷后安危的角度出发,有此考虑。

    而冷魅自身倒是没有多少主观意愿,一来她在阴阳谷中已待有一年多的功夫,早已适应了谷中生活,一时要离开,反倒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二来,她虽想尽早获知龙多多的下落,却也不急于一时。

    此外,云小白的到来事件,竟让二人少有地起了点小争执。

    起因是姜逸尘不希望冷魅受他人胁迫做不愿做之事。

    冷魅却简单道,她本来就打算好好把他送出谷,白白赚了云小白个承诺,何乐而不为。

    至于出谷后,两人是立刻分道扬镳,还是仍旧结伴同行,则避而未谈。

    最终这场算不上争执的争执,以冷魅轻松让姜逸尘哑口无言而告终。

    或许是因为姜逸尘曾经并未与冷魅长久相处,故而并没注意到,冷魅在潜移默化间多出了些人情味,而非当年他初见时那个更像是冰冷的杀戮工具。

    在云小白离去后,冷魅和姜逸尘依然有条不紊地保持着日常的训练及生活节奏,只是加强了木屋十里方圆之外的防范手段,提高了休憩时的警惕性。

    然而接下来一连十余日,那第四人或是说第四批人却迟迟未至。

    正当二人以为若非云小白那般人,轻易无法进入阴阳谷时,翌日清晨,木屋之外异变再起!

    姜逸尘动用周身感官,向身侧的冷魅问道:“没人?”

    冷魅道:“来过,已经走远了。”

    “那人轻功不错。”

    姜逸尘皱了皱眉,眼前的芦苇叶跟着绷紧了些,他和冷魅从听到动静到做好迎敌准备走出屋门,用了不到十息功夫,可就这点时间,来人已在冷魅视野里远去,超脱了其可控范围。

    冷魅道:“踏雪无痕。”

    姜逸尘闻言大感诧异道:“云小白?他折了回来,可,又走了?”

    冷魅也不解其意,但她瞧见了一处篱笆上的物事,起落间便将之取回。

    冷魅道:“他是回来送东西的。”

    “三套衣服,一柄剑,还有一张图。”

    说到三套衣服时,冷魅的语气有一瞬不自然,不过很快便转为淡漠。

    姜逸尘听罢,不需细想便知道果然已有人紧随着云小白的步伐靠近了阴阳谷。

    只是这些人运气不佳,云小白竟是替自己解决了。

    姜逸尘自觉有些无法领受这份情意,心中暗道只愿被云小白解决掉的这些人没有老伯遣来之人。

    冷魅忽而出声道:“这剑是……天河剑。”

    姜逸尘闻言一怔,没成想楚君河的剑就这般阴差阳错地来到自己跟前。

    姜逸尘问道:“那图?”

    冷魅道:“是出谷的路线图。”

    冷魅看着手中那方白布上的简易线条和寥寥文字标注后,已能大致推知云小白怎么来的阴阳谷。

    阴阳桥在百花屿东面,云小白便自百花屿最西处,朝太阳升起的方向,寻流水下行处而行。

    自西向东,自上而下,遇有路障便以剑破之,遇坦途水无处流,便以剑开道!

    不得不承认,只有云小白这样一意孤行的人才打通进出阴阳谷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