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 耽美肉文 > 锦绣田园:农门媳妇很嚣张 > 正文 第801章 包庇?还是掩饰
    第801章 包庇?还是掩饰

    她不喜欢拐弯抹角,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了。

    本来事情就紧急,若是拖拖拉拉,你猜猜我什么意思,我猜猜你什么意思,那得什么时候才能将这件事搞清楚。

    陈南却没想到,苏晓婉会如此直接。

    微微愣了一下道:“苏姑娘说笑了,苏姑娘是皇上钦命。我怎么敢对苏姑娘有傲气。”

    话是这么说,可陈南要背挺得笔直,一点都没有卑躬屈膝的意思。

    苏晓婉却越发喜欢这人。

    做人做事,原本就是需要些傲气的。公事公办,又没做错什么,动不动就低三下四,反倒叫人看着不可靠。

    陈南是不敢随便小看苏晓婉的。不管外面怎么传她和宁王殿下的关系。

    可当今圣上不是昏君,那个宁王殿下也不是个不知轻重的王爷。

    既然选了这个女人坐这个位置,就肯定是有他们的道理的。

    下面人都多少有些轻视他们这个新东家,可辛先生是在何等人物,他就不曾表露过任何轻视。可见,这女人还是有点本事。

    再加上这次,辛先生都还在大范围排查的时候,她就已经将目光锁定在码头分部了,很不简单。

    更何况,听说这女人刚进过京兆尹的牢房。

    那地方,很多男人进去都吓的腿软,好多天缓不过来,她却这么快可就又能出来调查,足见这人胆色不错。

    苏晓婉仰头看着这个货仓,“陈舵主觉得,我这个怀疑,有根据么?”

    “自然有。”

    陈南在这一行里很多年了,论经验,辛址也不见的能比得上他。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所有经手这些这批水果的人,怎么可能完全不思考。

    陈南虽然极不愿意承认,但是将这件事从头到尾想了一遍之后,还是不得不怀疑,这件事就是出在自己管辖的地方。

    苏晓婉回头看他,“陈舵主倒是坦诚。”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是我的责任,我赖不掉的。不是我的责任,也没人能往我身上堆。

    苏晓婉点头,“说的在理。这个仓库看守的人,是怎么安排的?水果来的那天,是哪些人负责开箱检查和分装的?”

    停了一下,又道:“陈舵主有没有怀疑的人选?”

    “看守仓库的都是固定的人,没有调岗的情况。不过如果有大宗货物到港,会有其他人过来帮忙。有记录单,我等下可以拿给姑娘看。”

    陈南想了想,接着道:“哪天有哪些人来过,哪些人负责分装,都可以带来给姑娘看。至于有没有怀疑的人……”

    陈南停了一下,苏晓婉看向他,“怎么,这个问题,很难?”

    “我自己觉得,没有证据,若是贸然怀疑一个人,心里就总是会疑神疑鬼,看着他就总是像贼。所以,没有证据,我是不会怀疑任何一个人的。”

    苏晓婉笑了一下,“说得有理,那就麻烦陈舵主将当时在场的人的名单拿给我看看吧。 ”

    陈南叫了个小伙计来,不一会就将名单拿过来了。

    那天有好几艘货船到港,不仅是生鲜水果,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所以这个仓库里,人员流动还是挺杂的。

    不过,既然是忙碌的时候,一般都会各司其职。否则你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忙完,就来帮忙别人,实在是会让人觉得奇怪。

    这个名单很长,苏晓婉翻了翻,一下就看到了秦越的名字。

    “秦越居然也在名单里啊。”

    “是。”陈南显然对这份名单很熟悉了,“姑娘怀疑他?”

    “不是,只是看到了熟悉的名字,就问一句。”

    陈南皱了皱眉头,“若说有什么不良嗜好,我倒是没听说这个秦越有。”

    苏晓婉道:“陈舵主别紧张。我和你的想法一样,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是不会怀疑任何一个人的。”

    “这名单,我能带走么?”苏晓婉扬了扬手里的名单。

    “哦,不行。这边一年之内的名单,都是要存档,方便之后查找的。姑娘如果需要,我现在就叫人去给你抄录一份。”

    “好。”

    苏晓婉没想到,这地方管理的还挺严格的。可见,辛址的确是下了功夫。

    下面的人拿了名单去抄录了。苏晓婉又在库房里面转了转。

    两个门,进出货分为不同的门,这样互不影响。

    周围没有什么其他入口,所以有人进来,就肯定是从这两个门,加上时间短,外人作案的肯定性被排除。

    等名单抄录好,苏晓婉就准备走了。

    陈南道:“苏姑娘,我们做这行的,其实心里很清楚。单纯分析这次下毒的事情,我觉得我这里出问题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只是希望,若是姑娘真的查出这个人来,请差人告诉我一声。”

    “那是自然,即便是要带走你的人,我还是会知会你一声的。”

    陈南抱拳,“那便,多谢姑娘了。”

    苏晓婉带着名单和唐丽一起出门。

    刚刚和陈南告别,唐丽就压低声音对苏晓婉道:“主子,那个秦越,肯定赌博。”

    苏晓婉惊讶,“你怎么知道?”

    “我看见他一个小动作。”唐丽搓了搓手指。

    苏晓婉皱眉,“这动作怎么了?我不是也经常搓衣角么。”

    “不一样的,他当时一直拿着腰间的一块牌子,就这样……”唐丽比划了一下,“这是赌博的时候,摸牌九的人经常有的动作。”

    苏晓婉瞪大眼睛,“你连这个都知道!”

    “我从前和哥哥见的人多了,下人们多有希望通过赌博翻身的,可最终,一个成功的也没有。哥哥叫我小心这些人,说逼急了他们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苏晓婉点点头,“哦,所以你就格外留意他们的行为举动?”

    “对,我经常看见他们有这个动作,所以记忆犹新。这是个下意识动作,若不是长时间赌,玩的时间段的人,是不会有这个举动的。”

    苏晓婉摸了摸鼻子,“那陈南为什么说,这个秦越没有不良嗜好呢?是包庇,还是秦越掩饰的好,陈南不知道?”

    唐丽摇头,“还得让人跟一段这个秦越。”

    苏晓婉正要说什么,横刀回来了。

    “姑娘,他们说的这个江生,恐怕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