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 耽美肉文 > 娇妻很拽:隐婚老公,宠翻天 > 正文 第368章 0368死不瞑目
    第368章 0368死不瞑目

    最终,唐诗柔还是走到了夏浅溪的身边。

    她伸出颤抖的手死死抓住了夏浅溪的手臂,脸上却带着恶毒至极的笑容。

    “夏……夏浅溪,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到底是谁放我出来,我要用我永世不得超生的代价,来诅咒你这辈子都无法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你所珍惜的,都会失去,你所在意的,都会消失,你的一切又一切,都是虚假的,我得……得不到的幸福,你也不配……不配得到,哈哈哈……”

    唐诗柔笑着笑着,口中溢出的鲜血更多,身上穿着的深色制服,胸口那一大片,也已经被浸透。

    “你活该被抛弃,我死了……死了就解脱了,可是你活着,势必要承受比我痛上千万百的苦,你不配……不配幸……福……”

    唐诗柔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身子重重的往一边倒去。

    她再也没有了力气抓住夏浅溪,拽着夏浅溪手臂的手,无力的下滑松开。

    闷哼声响起,唐诗柔直愣愣的躺在地上。

    可是她那一双充满恶毒笑容的双眼,还是一直盯着夏浅溪,即便是……没有了生命。

    最终,唐诗柔死在了夏浅溪的面前,夏浅溪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她,脸色变得非常的难受跟恐惧。

    因为刚刚唐诗柔在诅咒的时候,夏浅溪的脑海里面竟然浮现出了薄夜白的身影来,心脏狠狠的刺痛着,那种剧烈的痛意,甚至让夏浅溪的意识都出现了短暂性的空白。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把尸体给我处理掉,今天晚上竟然发生这样晦气的事情,今天晚上负责各个入口的人,看我怎么收拾他们。真是一点用都没有,废物!”

    苏岩直接将怒火撒在了自己的保镖身上,保镖连忙将唐诗柔的尸体给抬走。

    然而,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

    原本就喧嚣的人群里面,竟然传来了枪声。

    砰——

    砰砰砰——

    杂乱无章的枪声震耳欲聋,伴随着人群的尖叫,原本乱中有序的宾客如今竟然变得混乱不堪。

    枪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这些宾客东南西北乱跑着。

    这一幕,显然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当中,就连苏岩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儿子生日晚宴上面,竟然发生了这么‘有趣’的情况。

    他下意识的将岳银杏给拽到了自己的身后,然后从腰间拿出了一把手枪,眼神危险的眯了眯,便朝着一个方向开枪。

    坊间传闻,但凡苏岩开枪,子弹之下必有亡魂。

    夏浅溪看到苏岩开了三枪,就有三个人倒下。

    如此混乱的一幕,就连躲在暗处的沐之星都已经出来了。

    沐之星跑到了陆秦骁的身边,刚好这个时候,一颗子弹直接射入到了沐之星的手臂,沐之星疼得直接叫出了声音来,但是她还是强忍住痛意,对着陆秦骁说道,“赶快走,这些人的目标是你!”

    陆秦骁的目光落在了沐之星受伤的手臂,余光中看到了几个伪装成宾客模样的男人正慢慢的朝着他靠近。

    陆秦骁眉头一皱,直接推开了沐之星,反而拽住了距离他不远处的夏浅溪,然后头也不回的往一个方向跑去。

    而沐之星在见到这一幕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起来。

    她站在原地,目光死死的瞪着越跑越远的夏浅溪跟陆秦骁。

    陆秦骁竟然在危难来临的时候,带着的是夏浅溪而不是她。

    她刚刚还用手臂围陆秦骁挡了一枪!

    沐之星低下头,看着自己手臂上面的伤口,只觉得莫名的讽刺。

    而逃跑了的陆秦骁,带着夏浅溪在苏家毫无方向感的跑着。

    夏浅溪要疯了,长期不运动的她在跑了七八分钟之后,感觉自己连呼吸心脏都在抽痛。

    “陆秦骁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你抓着我跑这么远干什么?他们的目标是你不是我,你要死就一个人死,拉着我下地狱干嘛!”

    这些人一直对陆秦骁穷追不舍,他们的目标是谁一看就知道。

    夏浅溪觉得自己可能就是炮灰体质,一个唐诗柔不够,如今竟然还得要陪着陆秦骁一起死,她是造了什么孽!

    就在夏浅溪话音刚落,陆秦骁直接把她拽到了一个体型庞大的盆栽里面。

    因为是晚上的缘故,这个盆栽可以挡住他们两个人。

    夏浅溪被陆秦骁给摁在了地上,她还想要说些什么,没想到嘴巴直接就被陆秦骁给捂住了。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闭嘴。”

    陆秦骁一双眼睛无比的狠戾,他迅速扫视四周,刚好就在这个时候,脚步声从远到近。

    “刚刚就是看到他们往这里跑的,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陆秦骁可是战焰要的人,你们都给我好好的找,找不到的话今天我们所有人都得脱层皮!”

    “是!”

    “是!”

    这几个男人说完,便分头寻找。

    夏浅溪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几个男人的身上,压根就没有发现她跟陆秦骁之间的距离有多么的近。

    甚至陆秦骁都可以闻到夏浅溪身上那若有似无的暗香,这种香味很淡,是陆秦骁从来都没有闻过的味道,带着浅浅的诱.惑,让人想要越发的凑近。

    即便是灯光昏暗,陆秦骁依旧可以看清楚夏浅溪的表情。

    只要他微微往前凑,便可以吻到夏浅溪的脸颊。

    等到这几个男人都离开之后,夏浅溪紧绷着的神经这才缓缓放松,也终于能够长舒一口气了。

    当她将目光再次落到了陆秦骁的身上,发现陆秦骁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因为转过来这个动作,夏浅溪的鼻尖甚至轻轻蹭了蹭陆秦骁的鼻尖。

    陆秦骁很快就将视线给移开,顺带放开了捂在夏浅溪嘴巴上面的手。

    “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吧?”夏浅溪问道。

    “回不去了。”陆秦骁的声音格外的森冷。

    夏浅溪眸中涌现出来了浓浓的困惑,当她还来不及询问‘为什么’的时候,她的太阳穴位置,就贴上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

    “没想到你们还真躲在这个地方,看来我的直觉一向没错。”

    一个男人充满玩味的声音从夏浅溪的身后响了起来,而夏浅溪的脸色也瞬间的凝滞住。

    陆秦骁则从地上站起,对着将枪口指着夏浅溪太阳穴位置的男人开口道,“吕青,别碰她,后果你承担不起。”

    “以前我就听说你这几年金盆洗手的同时还金屋藏娇,原本我还不信,可是今晚看到你竟然带着这个女人逃跑,再加上这个女人的姿色,我相信了。”

    吕青说完了之后,对着夏浅溪恶狠狠道,“起来。”

    夏浅溪也只能从地上起来。

    “我不是陆秦骁的女人,我也不知道你们跟陆秦骁之间的恩怨到底是什么,但是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想要用我来威胁陆秦骁的话,没有任何的作用。”

    夏浅溪打算想要跟陆秦骁撇清关系,然而这个叫做吕青的男人另外一只手却轻抚上了她的脸颊,“宝贝,我怎么可能会用你来威胁他呢?我想带你去我住的地方玩几天。”

    说完,直接朝着夏浅溪凑了过来作势要亲夏浅溪。

    夏浅溪连忙躲开,然而下一秒吕青脸上的表情就变了,“给我老实点,我手中的枪,可是不长眼睛的。”

    说完,原本抚摸着夏浅溪脸颊的手,变成了扼住夏浅溪的喉咙。

    “一段时间不见,现在沦落到用女人来威胁我了?”

    陆秦骁的声音极淡,带着冰冷的气息,黑眸太过于锐利,那一身冷厉的雾气更是慎人,然而他的眼神无比的漠然,甚至从始至终,都只是落在吕青的身上。

    “这女人可是你金屋藏娇了七年的宝贝,用她威胁你是最有效的办法。”吕青说完了之后,又继续开口道,“战焰要见你,你要是点点头,我保证你的宝贝一根毫毛都不会掉,但如果是别的选择,我就不知道这细皮嫩肉的,到时候会不会被挫骨扬灰。”

    “我真的不是他金屋藏娇的人啊!”夏浅溪欲哭无泪。

    可是陆秦骁却好像是好让人故意误会一般,唇角扬起了嘲讽的笑容,“想要动我的人,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陆秦骁说完,没想到站在吕青身边的人,竟然将拿着的手枪,对准了陆青的脑袋。

    吕青的眼睛里面满是不敢置信,那种一瞬间高高在上,下一秒便跌入万劫不复的地狱的满脸死灰感,就连同吕青手中拿着指在夏浅溪太阳穴位置的枪,也一并掉在了地上。

    陆秦骁长手一捞,便直接将夏浅溪给拽入了自己的怀中,然后扣住了她的后脑勺,直接将夏浅溪的脑袋用力的摁在他的胸口。

    然后,便是一声枪响。

    浓烈的血腥味立马就在空气当中弥漫扩散,夏浅溪的呼吸突然间就沉重起来,就连身子都在微微的发抖。

    可是,这还不是结束。

    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

    枪声一共响了六次,夏浅溪的心脏也狠狠的跳动了六次。

    “陆哥,这些人的尸体,我们要怎么……”

    砰——

    最后一声枪响之后,周围一片死寂。

    夏浅溪立马就推开了陆秦骁,然后转过去看了一眼。

    当夏浅溪看清楚眼前的这一切之后,脸色变得无比的惊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