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神印少主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没办法了吗
    擂台下所有白玉族人都愤怒到了极点,那刺耳的大笑和那讽刺的言语让人恨不得冲上去生撕了这老家伙。可大家却只能老老实实站在这里看着,任由那两个老东西肆意嘲讽。

    不甘的人们把目光重新投向那个白衣青年,他们想看看这位数次给大家带来惊喜的青年这一次还能不能创造奇迹。

    擂台下白玉族人的目光玉晓天自然能感觉的到,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拿起了放在桌上的阵盘。玉晓天的这个动作顿时让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

    到这时候了他还能让大阵再生变化吗?那四季轮回阵再变又能生出什么花样?

    擂台下的白玉族人都打起了精神,一个个睁大眼睛死死盯着擂台上的情景。大家都在期待,期待这位神族少主能让大阵再发神威。可站在擂台上看笑话的风家三长老风步崖却是不屑冷笑。

    身为阵法世家的人他对阵法自然是熟悉无比。无论什么样的大阵一旦布置成型想再做大改动便难如登天,即使能让大阵威力稍微提升那么一两成,可无论怎么改也无法让成型的阵法出现大的实力提升,对此老家伙自是无比清楚。

    正因知道这一常识,所以此时风步崖看着玉晓天的举动就真当是在看笑话。在他眼中这年轻人的所作所为就是个笑话。

    “看来玉公子的大阵还大有可为,真是让老夫很是期待啊,哈哈哈——!”

    心情大好的风步崖再次开口,言语依旧是客气无比,可语气却充满嘲讽,最后更是直接大笑起来,毫不掩饰他对玉晓天这个阵师的鄙夷。

    “风长老不愧是隐世家族之人,竟能看出我这大阵还未完全发挥实力,真是让人佩服,接下来就请长老和在下一起拭目以待吧!”

    玉晓天的回答同样客气无比,说话的同时他已经再次将阵盘放下。也就在他放下阵盘的同时大阵内的情况便发生了变化。

    只见原本的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交替竟仿佛一下集中起来,春夏秋冬四季之境仿佛一同出现。娇艳的花瓣与洁白的雪花一同漫天纷舞,秋风与寒风交织呼啸,烈日仿佛永远挂在空中。

    这一幕看的大阵外所有人都是一阵失神,如此四季同天的景色让人目眩神迷。擂台一旁站着的风家三长老风步崖也是一阵发愣,以他的阅历竟也被大阵中的景色给震撼了一下。

    愣神过后风步崖才猛然惊醒,如今这是等于将四个季节的杀招集中到同一时间了,天都老头他能承受的住吗?

    心中担忧老家伙立即凝神看去,却见此时大阵中那天都世家护道者正在全力运转印气抵抗,四季同天却是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防御铠甲差点就再次溃散。

    好在关键时刻他头顶突然罩下一个丹炉虚影,将他从头到尾罩在其中。被丹炉虚影罩住后老家伙这才稳定下来。整个人又重新恢复了之前的从容不迫。又等了片刻确定大阵再无威胁,老家伙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这就是此阵的杀手锏吗,别说,还真是挺美的,只是这威力简直就好似娘们打架绵软的很啊——哈哈哈!”

    确定大阵无法对造成伤害,紫袍老家伙便急不可耐的再次出声嘲讽起来。之前在这阵内丢尽颜面,此时只要一抓住机会便要开口嘲讽,好像这样就能把他刚才出的丑给遮过去。

    “这天都老儿实在太不像话了,竟如此嘲讽玉公子,公子无需手下留情,狠狠教训他一番便是,即使把这老东西杀了我想那天都世家也说不出什么。他们若有异议老夫亲自去帮公子摆平,您尽管施展便可!”

    风步崖老家伙一脸认真的说道,话中的意思好像是在替玉晓天打抱不平,可傻子都听的出这老东西是在挤兑玉晓天。老家伙言语中的意思很简单,姓玉的,你这大阵根本就是个垃圾,还口口声声说要杀人,你倒是杀啊,真要有能耐杀了天都世家的护道人我替你解决麻烦。

    可是你这小废物杀的了吗?哈哈哈!

    阵外的风步崖和阵内的天都老头,虽然言语不同,语气不同,可话中的意思却是一模一样,都是在嘲讽玉晓天。

    这两人的话语让擂台下的白玉族人更加怒不可遏,可更多的人却是心灰意冷。现在的情况很明显,那位玉少主已经施展出大阵的最强招式可还是不能奈何那老家伙。之后还能如何?这一次不会再有奇迹出现了,神族输了,虽然是输给一个老家伙,可大家还是感觉不甘心。

    越来越多的人无奈的低下了头,可还是有些人仍旧保留着一丝希望,他们看着擂台上那个白衣男子,那个神族少主。不知为何,到了此时他的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神态淡然自若,仿佛根本没把阵内外这两个老家伙放在眼中一般。

    看到这一幕许多人心中莫名的激动起来,或许还有翻盘的可能也未可知。而玉晓天那淡然自若甚至是旁若无人的态度让风步崖很是恼火。

    自己乃是隐世家族风家三长老,这是多大的人物啊。对面那年轻小子竟然敢无视自己,简直该死!

    “玉公子,你不是要杀人吗,赶快继续吧,你若不动手那老夫——”

    被无视的恼怒让这位风家三长老再也不复刚才的客气,老家伙终于是恼羞成怒了,他甚至打算直接动手打杀了对面的年轻人。

    只是他这满身的杀气却再次被无视,只听对面的玉晓天轻飘飘说道:

    “急什么,你且看着便是!”

    “你——”

    风步崖被玉晓天这一句话顶的一愣,随后他便也没有继续要动手,老家伙也想看看玉晓天还能如何让那大阵变出花来。

    “风长老不必着急,且看这小子如何杀我!”

    大阵内那天都世家护道者此时也再次出声,之前被这座大阵弄的实在太狼狈,让他这个隐世家族高人丢尽颜面,此时大阵却再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这让老家伙有种劳苦大众翻身做主人的感觉,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风步崖此时却也没有急着发动,让这个新崛起的神族天才出丑比现在就杀了他显然更好。让白玉族看到他们寄予厚望的英雄毫无办法,这样更能打击神族的士气。

    心中思索着利益得失风步崖便索性打算继续看下去,他笑吟吟的看向对面的年轻人,等着看他接下来接下来如何做。可令老家伙无比意外的是,对面那年轻人竟没有再拿起阵盘。

    风步崖心中满是不解,擂台下的白玉族人此时也都满眼期待的望着玉晓天,可是这位年轻天骄却没有后续行动,他竟只是笑吟吟的看着大阵,这让所有白玉族人都无比的疑惑和焦急!

    怎么还不动手,难道是没有办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