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欧皇崛起 > 纵横四海 第1828章 守规矩的灾民
    但实际上,明朝本就在本土,压根不需要使用台岛上的港口。这个原则,实际上就是针对葡萄牙的。

    可是,这个“战时中立”原则听起来又那么合理,让你找不到破绽,实在是无耻得很……

    当然,也不能怪马林这么做。因为,名义上东番岛现在可是大明的属地。真要给葡萄牙战船停靠修船或补充补给的话,对大明而言,这和“通敌”没啥区别了。所以,马林也不怕葡萄牙指责。

    再说了,马林和葡萄牙人本就面和心不和,大家都心里有数。只是,表面上大家还都守规矩罢了。

    如果能从英格兰招募到足够的水手,并让北美造船厂造出足够的战舰,马林都想和葡萄牙人在海上较量一番了。

    但是,马林肯定不会率先找茬。因为,现在还有个法国在边上虎视眈眈,马林目前还不想分心去搞葡萄牙。等到解决了法国的威胁,再去和葡萄牙斗一斗,再夺取一个南非黄金产地,也是不错的……

    而此时被马林忌惮不已的法国,也在闹着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36万灾民包围了巴黎城……

    在北海国间谍的煽动下,法兰西王国东北部和东部边境地区三十几万还不上高利贷的去年的灾民,在失去土地后,失去了生存的倚仗。

    其中,有不少农民选择妥协,同意重新给那些放高利贷的法国贵族们当农奴。但也有很多过关了自由生活的法国农民,不愿意给那些放贷的贵族当农奴。

    当然,这也不只是因为这些农民喜欢自由,而是他们已经看透了那些设计陷害他们的放高利贷的贵族的嘴脸。已经吃过一次亏的人,如何再相信那些给他们“利滚利”高利贷,还贷给他们掺杂了蒸熟的种子的无良贵族?

    也就是说,这些不肯当农奴的法国农民,不是完全不肯当农奴,而是不敢给那些没节操的坑人贵族当农奴。鬼知道那些无良的贵族以后会用什么别的办法折磨他们?已经吃过一次亏了,就要尽量避免再上当。只有一些性格很懦弱胆小的农民,才选择了给那些坑人的贵族当农奴。

    而剩下大约36万被坑的农民,在北海国间谍的煽动下,以“去外地讨生活”为名,悄悄地分批离开了家乡,避免被那些无良贵族带兵拦截。

    然后,这些人又“化零为整”,渐渐地集中到了巴黎城外……

    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和大臣们大吃一惊,还以为这些农民要造反,都做好了调集兵马来镇压的准备。

    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些聚集在巴黎城外的灾民,却没有任何不守规矩的行为。甚至,这些灾民没有一个人进入巴黎城中,而是学军队那般,在巴黎城外扎营聚居。然后,还选出了一批头人,以“请愿”为名,入城请求国王陛下赈济……

    ……

    听说了这批灾民不是来造反的,而是很守规矩地呆在城外,年轻的弗朗索瓦一世开始还非常高兴,以为自己的统治下,法兰西人素质变得很高了呢。为此,他暗爽不已。

    但等到杜尔特伯爵这个“老江湖”向他讲述了担忧后,弗朗索瓦一世的脸色终于变了……

    36万灾民啊!就算每个灾民每天只消耗0.1磅粮食,一天也要消耗3.6万磅粮食的。而现在正好是年底,到第二年十月份秋收,起码要等10个月。就算每天只消耗3.6万磅粮食(实际不止),10个月300天也是需要1080万磅粮食的。按照法国一磅黑麦价值1.2芬尼的粮价,得耗费1080万磅粮食,价值21.6万金币之巨……

    若是正常年份,这个耗费虽然不少,但也不会让强盛的法兰西王国感到吃力。

    问题在于,法国刚刚在意大利那不勒斯王国和西班牙大打出手,花了很多钱粮。然后,又因为南部地区天花的爆发,造成了经济繁荣的南部沿海的经济崩溃,还让巴黎朝廷倒贴了很多钱用于防备和隔离南边的天花病人……

    林林总总下来,法兰西王国今年的开销早就严重超支了,哪里还有钱粮支援这些灾民?

    如果是掌权多年的老国王,比如路易十二那样的,估计就准备驱赶这些灾民,甚至打算屠杀掉一批了。

    可问题是,弗朗索瓦一世年初才登基,威望严重不足。而且,他也没当过太子,在朝中根基极为薄弱。他的妻子克劳德王后,也没啥威望和能力,在这事上帮不到他。

    当然,若是这36万灾民一开始就选择造反的话,即使威望不足,弗朗索瓦一世也是能够调集全国兵马来镇压和屠杀这些灾民的。毕竟,他站在有道理的一方,不怕人指责。

    可让弗朗索瓦一世想吐血的是——这帮子灾民,竟然极其规矩,只是聚集在巴黎城外,既不谋反,也不扰民,只是派代表进城请求弗朗索瓦一世放粮赈济……

    ……

    面对如此老实懂规矩的灾民,弗朗索瓦一世真的是无可奈何。对方的要求十分合情合理,找不到一丝的问题。而且,人家在描述东北和东部灾区的黑心贵族的罪行时,用辞也十分谨慎,并没有敌视整个贵族阶层的不当词汇,只是表示“某些不法贵族”坑民,简直让人无法找茬……

    “要不,陛下我们派人去挑唆那些灾民发动叛乱吧?只要他们发动叛乱,我们就能动手解决他们了。最不济,也能将他们赶走……”杜尔特伯爵建议道。

    六神无主的弗朗索瓦一世自然采纳,然后派了很多专业的细作密探,混入了巴黎城外的难民营里,蛊惑那些灾民发动叛乱……

    但那些专业的朝廷的细作密探们没想到的是——城外难民营太过有秩序了。在北海国间谍的管理下,这些难民营像军营似的,分布井井有条,每个营区还安排了有威望的管理者,避免难民营的混乱。而且,灾民们也是按照原籍所在聚居的,没有胡乱杂居。所以,营区里的难民们,大多互相认识。陌生人混进去,自然扎眼……

    然后,这些朝廷的细作密探们刚混进去没多久,就被尽职尽责的营区分片的管理者们在灾民们的帮助下筛选了出来,并发动灾民们将他们驱逐了出去。

    这下弗朗索瓦一世和他的亲信大臣们傻眼了——尼玛,这还是灾民吗?居然比敌国军队海难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