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 耽美肉文 > 萌宝一对一: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九章 老公,这段时间冷落了你,对不起
    第六百九十九章 老公,这段时间冷落了你,对不起

    厉封北还没有开口,温乔就抢先回答:“封北是藜洛国的三皇子,整个藜洛国的男人都有或多或少的超能力,皇室成员的超能力是最强大的。”

    这样的事情简直为所未闻,如果是别人的事情,老太太大概觉得当成一个故事听一听就忘记了。

    但这关乎自己孙子的事情,事实摆在眼前,不得不承认。

    老太太想了一会,面色透出一丝凝重,“除了君夜尘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说到这,老太太倒是想起来,“上次乔乔差点摔倒的事情,雨菲和名博两个人也在场……”

    厉封北道:“奶奶,这件事你需要担心,他们那时候也已经吓坏了,应该没有注意到这个。”

    “之前是可能不会往这个方面想,但现在难保不会……”

    就好比她,一开始确实没有往这个方面想,只以为自己眼花了,但是现在听了君夜尘的话,马上就想了起来。

    “奶奶不用担心,我已经把他们关了起来,只是……”

    只是厉雨霏和厉名博毕竟是老太太亲生的孩子。

    老太太早就已经对他们两个人失望透顶,摆了摆手道:“这件事关系重大,这两个孩子又心思不纯,是我教导无方,我不会怪你的。”

    若说教导无方,厉名爵和他们都是老太太生的,为什么这个大儿子却这么优秀?

    只能说,人与人之间真的是不同的。

    得到老太太这句话,厉封北便放下心来,“好,这件事我会看着办!”

    这件事算告了一段落,这时,厉名爵抓起语卿的手,朝着大家道:“我还有事要说!”

    “什么事?”老太太见他语气严肃,便放下筷子看着他。

    语卿知道厉名爵想要说结婚的事情,着急地说:“大哥,有什么事我们先回房商量一下,好不好?”

    厉名爵犀利的视线落在语卿慌张的小脸上,不容拒绝那般坚定地说道:“不需要再商量,你答应嫁给我的,这个时候再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说完,厉名爵便看向老太太,语气恳切地说:“母亲,我想在正式上任之前跟卿儿把婚事办了,而且要办的轰轰烈烈,全世界都知道。”

    “好啊!放心,我保证会把这件事办的妥妥当当的!”

    老太太开心地回答道。

    语卿把手从厉名爵手掌心里抽出来,手指紧张地捏在一起,咬着唇道:“大哥……我们现在都这个年纪了,孙子孙女都那么大了,还办婚礼别人只会笑话我们的。”

    “谁敢!”厉名爵强势道,“就算别人会笑话,我也不在乎。”

    他只是想给她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但是语卿总是在逃避,这次明显地感觉到她比之前的顾虑更多。

    他们之间的感情,难道还不够让她完全的相信自己吗?

    语卿闭了闭眼,索性破罐破摔,豁出去那般说:“我……我就是不想!大哥,你别再逼我了,好吗?”

    “……”

    语卿的话一说出口,大家齐刷刷的目光都看着语卿。

    厉名爵可是在竞选的现场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向语卿求了婚,现在各大网站的头条都还摆着这个新闻,语卿不可能没有看到。

    为什么还要拒绝厉名爵的求婚呢?

    毕竟这种话当着全国人的面说出来,如果做不到,只会让厉名爵很没有面子!

    厉名爵眼神渐渐转凉,染上一丝愠怒。

    自从跟语卿重逢以后,他还从来没有生过她的气。

    说是小心呵护着也不为过,可是这件事上,他没有办法再纵容着她了。

    饭桌上的气氛,忽然变得僵持起来。

    温乔眼睛一转,轻轻地推了推语卿的手,“妈,你怎么了?”

    “没事。”

    语卿低头吃饭,明显不愿意多谈。

    温乔抿了抿唇,目光透出一丝难过。

    厉封北安抚地握住她的手,捏了捏她的手指,凑在她的耳边,低声安慰道:“不要难过,他们的事情他们自己会处理好的。”

    吃了饭,厉封北带着温乔告辞回了城堡。

    “孩子们今天提前放学,我们先回去了!”

    温乔本来还不想走的,明显感觉到爸爸妈妈之间闹得不愉快。

    但厉封北强势地把她给抱上了车子,“乔乔,你留在这里只会让气氛更尴尬,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问题,他们私下里去解决的。”

    听到厉封北这么说,温乔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只好道:“好吧!都听你的!”

    “这才乖!”厉封北勾唇,在温乔嘟着的小嘴上亲了一口。

    温乔看了眼前面的司机,不由瞪大眼,控诉道:“厉封北!我跟你说了,你要改正这个毛病,别动不动就亲我!”

    他总是动不动就亲她,还当着孩子们的面,会把孩子教坏的。

    厉封北摊了摊手,“不想让孩子们学坏,就听我的,让他们独立起来,别总是什么都粘着我们。”

    “……”

    温乔沉默了下来。

    这段时间,这男人总是跟几个孩子吃醋。

    想想这几个月,他们都没怎么好好亲密过了。

    所有的时间都被孩子们占住,而孩子们去学校的时间,他又要去公司上班。

    不由地,心里涌起一丝惭愧,咬了咬唇道:“我会试着跟孩子们说说,让他们去自己的房间睡觉。”

    为了得到温乔这句话,厉封北简直什么手段都耍过了,就连色诱、美男计这招都使出来了。

    可是这个母亲泛滥的女人,根本看都不看他一下,真是让他自信心大打折扣。

    厉封北简直不敢相信温乔居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自己。

    “乔乔,你真是太好了!”

    温乔莫名觉得心酸起来,“老公,这段时间冷落了你,对不起。”

    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日明,一切都来得刚刚好。

    厉封北一把将温乔搂进怀里,像是要把这个女人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就满足了。”

    谁能想到,像厉封北这种无坚不摧,冷心冷清的男人,有一天也会像个孩子一样在一个女人面前讨要一点点的地位?

    温乔眼眶渐渐地发红起来,心里涌起一股甜蜜。

    看了眼前面认真开车的司机,伸手按下车子的隔板,搂着厉封北的脖子,抬高身体,主动地吻上他的唇。

    感觉到一个温热的唇吻着自己,厉封北一愣,随即嘴角上扬起来。

    搂着温乔的腰一提,分开她的褪,缠在他的腰上,扣着她的背,将她压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