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钢铁燃魂 > 洛林英雄传 第71章 明白人
    见到布鲁克斯的那一刻,魏斯忍俊不禁,但出于在宗教场合应有的礼仪,他没有笑出声,并且迅速收起了笑容。

    眼前的联邦军上校情报官,居然是一副修士模样:剃光了头,穿着修士服,一脸高深莫测的神情……至臻完美的cosplay!

    因有旁人在场,布鲁克斯一本正经地对魏斯说:“看得出来,这位先生对人生感到迷茫,而且有很重的郁气,不妨坐下来喝杯茶,聊一聊,如何?”

    魏斯配合着点头道:“那就讨扰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这修道院偏厅,布鲁克斯不动声色地探察了周围的情况,快步走到角落里,打开了一扇古朴的木门,让魏斯先进,自己往后扫了一眼,跟着进去,从里面轻轻关上门。

    沿着幽暗的楼梯爬了大概有两层楼,进入一条狭窄的走道,布鲁克斯拽住魏斯,停下来用钥匙打开一扇木门,将他带到了一个空气中飘散着淡淡香味的房间,划燃火柴,点起了六盏蜡烛。

    借着昏黄的烛光,魏斯打量着这间屋子。它很符合一位修道者的身份:一桌、一椅、一书架、一床铺,最惹眼的莫过于满书架的书籍和卷轴,其他地方能简则简,但所有的东西都很整齐。

    布鲁克斯让魏斯坐在唯一的椅子上,自己在床铺上盘腿坐下,咧嘴笑了笑:“觉得不可思议是吧?”

    魏斯以调侃的口气说:“你这是看破人世,潜心修道啊!”

    布鲁克斯对答:“认真说起来,在这里的几个月,我确实觉得思维境界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层面,不过,感觉跟真正的修道者还差很多。他们才是真正的渡人灵魂,而我,只是为一些误入歧途者指点迷津。”

    魏斯原本不太确定他为什么选择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栖身”,但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明了:华伦斯城内虽然也有修道院,但那里人多眼杂,此地离华伦斯不远,来一趟不算麻烦,又是本地宗教界比较有名望的修行之地,在华伦斯稍有身份地位的,可能都愿意到这里来认罪祷告,布鲁克斯在这里不仅可以掩饰身份,还能够自然接触到这些因为投靠诺曼人而亏心不安的官员、商贾。如此看来,能够在这样的时局下交易到一批宝贵的食品,还真是这家伙的本事。

    布鲁克斯又道:“对了,我们送去的那些腌肉罐头,味道怎么样?”

    “呃,味道很一般,但确实帮了我们大忙。”魏斯实事求是的回答说。

    “没办法,这是工厂按诺曼人的口味生产的。前线的诺曼部队,士兵平时吃的就是这种,军官们有时候也吃,但大多数时候是诺曼本土生产的罐头。”布鲁克斯慢悠悠地解释说,这种语态还真是有修士风范。魏斯初次见他,今已判若两人,但内心的傲慢与浮躁是否已经磨平,则不是三言两语能够体现出来的。

    因为不确定两人可以这样安安静静地聊多久,魏斯开门见山地抛出两个问题,其一时后续补给的事怎么样,其二是格鲁曼跟诺曼人的合作是什么情况。

    魏斯的问题显然问到了点子上,布鲁克斯闭着眼睛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斟酌如何回答。

    “空运补给的事情,其实我也不太确定,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似乎有所顾忌,所以我给他们提了另外一个建议:用飞机空投黄金过来,让我们继续跟敌占区的商人交易。至于他们会不会接受这个建议,我没有把握,只能再等等看。”

    说完这茬,布鲁克斯反问道:“你们克伦伯-海森家族,跟格鲁曼集团关系比较近,对他们高层的情况有多少了解?”

    魏斯边想边说:“我们属于格鲁曼集团的吞并目标,跟高层打过一些交道,见过他们的老总裁,有过跟董事们同桌进餐的机会,但对于他们内部的事情,大多也是道听途说来的。”

    布鲁克斯突然单刀直入:“鲁奥夫-格鲁曼,你应该认识咯?”

    鲁奥夫-格鲁曼,格鲁曼集团老总裁阿尔弗雷德-格鲁曼的二公子,当年魏斯初到奥城的格鲁曼大厦,还在他的办公室喝过他的茶。在那之后,由于魏斯跟胖副总裁关系密切,而且选择在军队发展,两人联系不多,战争爆发后更是相忘于江湖。

    这些,魏斯没必要和盘托出,布鲁克斯想知道的自然会知道,不需要自己这里寻找答案。于是,他很简单的回答说:“是的,认识。这次是他?”

    “以他现在的权势,可不会稀罕这么点黄金。”布鲁克斯嗤笑道,而这种口气,似乎才是他的本来面貌。

    “那……”

    “是他手下的一个区域主管,名字我不能说,你可能认识,也可能不认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跟我们的交易,有可能是得到他的老板默许或是授意的。我想知道,你印象里的鲁奥夫-格鲁曼,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魏斯想了想:“在格鲁曼家族,长子地位尊贵,其他子嗣不但地位不高,似乎还处处受到排挤,而这位二公子,偏偏又是不甘平凡的人,所以……他确实很努力,至于天赋有多高,恐怕格鲁曼集团从未给过他真正展现能力的机会。”

    “自从他投靠诺曼人以来,格鲁曼家族一直想要干掉他。”布鲁克斯淡淡地说道。

    对军火商而言,战争是赚大钱的绝佳机会,而格鲁曼集团在这场战争中的运气有些差——准确的说,是他们没有预料到诺曼军队如此强势,所以战前没有及早进行生产资源的整合和迁移,以致于在战争初期遭受了不小的损失,还错过了大批订单,如今形势稳定下来,他们正全力弥补损失,当然不会坐视那个地位低下的叛国者继续毁坏家族的声誉。以格鲁曼家族的人脉和影响,要将这人清除,或买凶杀人,或唆使联邦军定点除害,办法应该不少,只不过何时能够奏效,那是个死神才知道的谜题。

    “跟我们合作,他有什么好处?为他提供保命的消息?还是在诺曼人败退之后,替他向法庭求情?”魏斯抛出连串的问题,其实只针对一件事,那就是对方的动机。

    布鲁克斯没有回答,而是阐述道:“从内心来讲,我不喜欢跟商人打交道,他们想法很多,只要有利,什么都可以干,立场不坚定,今天可能有求于你,明天就可以毫不犹豫地把你出卖掉。”

    魏斯站了起来:“这么说来,我应当代表游击先遣队向你致以最诚挚的谢意,因为你克服了自己对商人的厌恶,担着巨大的风险,促成了这笔重要的交易。”

    “感谢我?”布鲁克斯哼了一声,“有些话,只能在你我两人之间说说……老弟,早前你的队伍被诺曼军队围歼,你成了诺曼人的俘虏,高层将怒火撒到了我身上,认为我们情报部门没有提前预警,还斥责我们不及时将你解救出来。洛林的情况,你是最清楚不过的,我们就这点人,能在洛林将情报网络建立起来,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因为时间太短,我们的情报员都埋伏的很浅,还很难接触到诺曼人的军事情报,而且那次军事行动是诺曼帝国的巴拉斯王子亲自调度,你那位厉害的兄长设计的作战方案,等我们得到消息时,战斗都已经打响了。算了,那件事,你也是直接受害者,同样无处诉苦,可是这一次,我觉得你们准备的还是不够周全,仅仅依靠空中运输,就把几千人的队伍空投过来,一旦运输环节出了问题,补给就完了蛋,真当我们情报部门是无所不能啊!这么说吧,晋升的机会,上次我已经错过了,要是你们这次再出岔子,我这辈子恐怕是穿不上梦寐以求的将官军服了。”

    听完布鲁克斯的委屈和抱怨,魏斯慢慢坐回到椅子上。最后一战的失利,虽然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责怪过情报部门,但他的想法不代表军方高层以及其他幸存者的立场,就算他甘愿一人背锅,努力的将功补过,也免不了让其他人跟着受牵连。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重起来,魏斯没吭声,倒是布鲁克斯很快调整情绪,以积极的口吻道:“算了,你们在斯利恩打了那样一场漂亮仗,我们也跟着沾了点光,再接再厉吧!做人嘛,总归是要朝前看的!”

    对方先后说了两次“算了”,让魏斯感觉到他的心境较从前确实有了积极的变化,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已经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可靠的伙伴——这种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物,可不会轻易把真正的立场摆在别人眼前,即便是在立场一致的情况下,也有可能在关键的判断上出现偏差。说到底,布鲁克斯跟尼古拉终究不是一类人,只能给予有限度的信任。

    “说到朝前看,我正好有个新的计划……”魏斯试探性的将自己设想的华伦斯攻略说给布鲁克斯听,这其中就列举了突袭城镇和袭击敌方运输舰两种路径。听完之后,这位修士装束的情报官没有流露出明显的情绪,而是就这一计划的几个关键问题询问魏斯的考虑和打算,得到了较为完满的回复,接着兀自思量了几分钟,说道:“据我所知,飞行部队原本是想对华伦斯展开轰炸,将诺曼人的军事设施连同那些为诺曼军队提供物资的工厂炸成废墟,为此他们还向情报部门询问了疏散城内居民的可行性,后来轰炸并没有实施,你知道是为什么?”

    魏斯虽然有所揣测,但还是摇了摇头。

    尽管这间屋子足够隐蔽,应该不必担心被人偷听,布鲁克斯仍压低了声音,用窃窃私语的方式对魏斯说:“联邦军队一旦收复洛林,诺曼人控制的产业将由联邦军队接收,之后,依惯例是计入政府资产,或政府直接经营,或对外公开拍卖,或折价补偿给有约定补偿的企业。如果华伦斯的工业设施被炸烂了,到头来谁也没有好处,但如果能够将它们保留下来,这其中的利益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这般简单的道理,魏斯岂会听不懂?

    布鲁克斯接着又以正常语态说道:“就眼下的形势来看,突袭华伦斯这条路暂且不用深究,至于袭击诺曼人的运输舰,我倒是有个建议:华伦斯西北方,靠近纳沙泰尔,有一座小镇名为塔瑟,你也许知道那里……在诺曼军队进入洛林之前,塔瑟是我军的一处前哨基地,也是一座建设中的要塞,诺曼军队将其占领后,驱使我们的劳力继续建造工事,如今已经接近完成了。就规模来说,它不到斯利恩的三分之一,驻军以要塞炮兵为主,目前武器装备还未完全到位,驻扎的部队估计只有几个营。最近几个月,诺曼人有意加快这座要塞的建设,华伦斯出产的钢材、水泥以及食品,有相当一部分直接运送到了这里。”

    这种级别的情报,别说是在华伦斯城外蹲点,就算进入华伦斯城区四处打探,也是无从获取的。布鲁克斯能够掌握之,想来很有可能跟那位鲁奥夫-格鲁曼的手下有关,如此看来,跟那一类人进行权宜的合作,还是有些价值的,毕竟小情报用好了,也能发挥出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