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 修真武侠 > 武神皇庭 > 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六章 范疯子
    “开玩笑,本公子堂堂三等男爵,是我海神国的贵族。

    叶大人,难道你要一个贵族给你一个平民磕拜吗?

    那你置海神国大王,置我海神国王室于如地?”

    范西风一合扇子,指着叶沧海嚣张得很。

    “衙门没有你关于爵位的记录。”马超哼道。

    “张开你的狗眼看清楚!”范西风撩起袍服,露出了腰间一块小牌子。

    马超一看,脸顿时有些微微的红了。吗得,阴沟里翻了船啊。

    因为,王族有规定,外姓贵族相当于王族的附庸,见官可以不拜。

    当然,如果对方也是贵族,爵位还比你高,那又另当别论了。

    范西风肯定早打听清楚叶沧海情况了,所以才敢如此嚣张,这明摆着是要打脸。

    “拿下!”叶沧海一拍惊堂木,马超一声吼,带人扑了上去。

    “叶沧海,你凭什么拿下一个贵族?”范西风一抡扇子,抵挡了过去。

    马超给对怂了一扇子,结果被震得噔噔噔的连退了好几步。

    看来,范西风的功力不弱,居然有着半步先天境实力,马超当然不是对手了。

    不过,站在旁边的林娇娇突然飞起一脚,叭嚓,范大少顿时给踹得摔了个狗吃屎。

    “我要告你们,要告到省里。”范西风满嘴是血的吼叫着,不过,被林娇娇一脚踩在了地板上,马超带着捕快蜂涌而上,狠踹了几脚再补上几个狠耳刮子才五花大绑了起来。

    顿时,范大少的威风早被打掉了一大半。

    蓬头散发,嘴边流血,再加上愤怒得严重扭曲变形了的脸,看上去活脱脱一个刚从疯人院偷跑出来的疯子。

    堂外几个范家护院一看抽出兵器扑将上来,结果,被林娇娇一脚横扫,全趴下了。

    自然,马超也不会客气,全绑了。

    “叶沧海,你会哭着喊着求我的,你等着……”范西风呼喊道。

    “说!你是如何安排费青潜入龙虎镖局暗中作鬼,这边又联合飞鹰镖局卖通山贼劫持贡绸的?”叶沧海一拍惊堂木,喝问道。

    “我听不懂你这话什么意思?叶沧海,你不是说破案最讲求证据吗?拿出证据来?”范西风吼道。

    “带康一同。”叶沧海道。不过,范西风一点不怕,直冷笑。

    “唐一同,你把劫镖之事细细说一遍。”康一同给带了上来。

    “几年前,范家就想整倒龙虎镖局。

    那个时候叶大人你还没到东阳府,而我们飞鹰镖局的后台就是范家。

    他们出钱出力帮我们,比如,抢生意拉客人,压价打击,甚至,暗中给山贼通风报信。

    比如,罗家山劫镖事件,还有当阳河杀人夺镖……最近,范西风盯上了叶大人你,说你跟范家作对,要搞死你。

    要玩个大的,所以,就布下了贡绸这个局。

    本来,罗氏绸庄的大掌柜罗云还没准备运送这批丝绸到西南织造府的。

    后来,是范西风联合了二掌柜罗青干的。

    而罗青一直想夺大掌柜位置,自然,一拍即合了。

    于是,就出现了两个镖局抢丝绸押镖生意的事,而且,为了让龙虎镖局彻底完蛋,罗青还加大了筹码,把保费提高到了八十万两。

    这边,范家又偷偷联合了西阳县一些人,最后,找到了飞云寨的人马,为此,范西付了十五万两,就要让龙虎镖局倾家荡产。

    尔后,这么大的镖被动,叶大你肯定会去查案。

    到时,把你引到西阳、白马县那边再出手干掉。

    并且,为了让叶大人你回不来,范西风不光安排了我带着一批人要暗杀你。

    而且,据说,还叫管家范松安排了人手打通了摘星关守将铁木尔达的关系,故意漏消息给他们,激起铁木尔达的脾气。

    这边,居然还安排了费青突然袭击,不把叶大人你杀死绝不收手。

    另外,还刺激王汉,让他出面收拾唐经东。

    因为,此人他认为也是叶大人你一伙的……

    这边,范西风联手拜月山庄的庄主庄长天朝着唐经东下的手……”康一同说道。

    “范西风,你还有什么话说?”康一同讲完后,叶沧海把供词等往他面前一丢,道。

    “叶大人,回来也不打声招呼?”这时,居然传来了郑韦的声音。

    “下官见过郑大人。”叶沧海不得不站起来迎接。

    “噢,好像还在审案子是吗?”郑韦问道。

    “郑大人,我是冤枉的,你得给我作主啊!”范西风一听,马上大声呼喊了起来。

    “怎么回事?”郑韦眉头一皱。

    “禀报郑大人,下官正在审理龙虎镖局被劫一案。而其中就牵扯到范西风的范家……康一同,你再把经过说一下。”叶沧海道。

    “是这样的郑大人……”康一同说道。

    “郑大人,叶沧海根本就没有证据,全是栽脏陷害。

    我跟康一同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想不到这个狗东西居然在背后暗算我,肯定是叶沧海指使的,你得给我作主啊。”范西风道。

    “这个好像也只是康一同一个人的说词,叶大人,还有别的证据吗?”郑韦翻了一下案卷,搁下后问道。

    “人证物证俱全,难道还不够吗?”叶沧海反问道,早感觉这其中有问题。郑韦早不来晚不来,怎么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

    不过,范家跟郑家貌似并没有什么联系,这两人怎么会搞在一起?

    叶沧海抽了抽鼻子,突然愣了一下。

    因为,感觉到有个陌生的人味儿两人身上都很浓。

    此人到底是谁?

    难道此人就是中间人?

    而范西风也是通过他联系上郑韦的,不过,能请得动郑韦出动,那此人的地位可是不低啊。

    难道是省里的某位要员?

    在青木县的时候叶沧海就盯上过范家,也暗中调查过。

    好像是范家在省里有个亲戚,地位还不低。

    只不过,省里离这里太远,也就没有详查下去了。

    “呵呵,范公子讲的也并不是一点道理没有。”郑韦冷笑了笑。

    “郑大人,难道你怀疑我伙同康一同栽脏陷害范西风?”叶沧海脸一板,这话可就严重了。

    “本官并没有这样说,但是,人家讲得也有点道理是不是?

    而且,你只有康一同一伙的证明,并没有范西风范家的铁证。

    单方面说词,这如何能定罪?”郑韦也是脸一圬,道,“没有证据就先放人吧。”

    “郑大人,他现在就是要放我我也是不会离开的。

    把我范西风当什么人了?

    我范西风可是海神国三等男爵,是贵族。

    你叶沧海无凭无据的就抓人打人,我要告他,告死他!

    现在正好了,郑大人,你人在场,我要告叶沧海栽脏陷害,胡乱抓人打人,而且,打的还是一个贵族。

    情节极其恶劣,手段极其阴辣,造成的影响也极为深远。

    如果郑大人不严惩他,我将到省里告状。

    甚至,告到京里王族。”

    范西风来劲了,满脸得瑟,似乎,那蓬乱的头发都成了耀武扬威的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