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 耽美肉文 > 掌家小农女 > 第2卷 第一零四四章 搭线
    汪英堂舒坦靠在椅背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二哥,老六,你俩喝糊涂了还是被吓傻了?爷我说的是‘入股’陈小暖的生意,不是跟她强生意。咱们把钱入到她的生意里,不仅年底能分红,还能跟她套个交情。”

    “晟王拿陈小暖当眼珠子,咱们跟陈小暖有了交情,不就是跟晟王有了交情,以后这京城,谁还敢惹咱们,到时候郑康聪连个屁都算不上!”

    柴智岁和程小六坐下,却觉得汪英堂异想天开了,“陈小暖开的都是赚钱买卖,能让咱们入股?”

    “我听汀兰说,陈小暖铺子里的管事和伙计都能入股,一两银子算一股,年底分红。伙计都行,凭啥咱就不行?”汪英堂纳了陈祖谟府里的丫鬟汀兰为妾后,从她嘴里得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陈小暖是个狠人,但她不浑,讲道理。这样的人,值得一交。咱们砸个几百上千两银子到她铺子里,就能搭上这根线,可有坏处?”汪英堂已经开始畅想,他们哥仨在京城横着走的美妙场面了。

    程小六苦着脸,“我不成,让我爹知道我入股陈小暖的布庄,不打死我,也得断了我的银子,犯不上。”

    柴智岁也跟着摇头,“我们家跟陈小暖家,能井水不犯河水我就烧高香了。”

    提起柴智岁家这三年的遭遇,汪英堂和程小六都替他糟心。有个祸家的妹妹,再大的家业也架不住折腾。不过这事说实话也怪不得柴玉媛,她不过是相中个穷状元罢了,谁知道陈祖谟家里会有这么个厉害闺女呢。

    这种万年难遇的糟心事,偏偏让柴玉媛遇上了,只能认倒霉。

    汪英堂不想接这个话茬败兴,便乐呵呵地道,“那兄弟我先去试试,等陈小暖这条线搭上了,咱就有好日子过了。”

    汪英堂虽不上进,但却是个急脾气。第二日一早,他就让人打听清楚陈小暖的行踪,拉着他妹妹上了马车,出城奔着第四庄去了。

    今天第四庄很热闹。窦氏带着两个孩子,并范氏、江佳姗和方芸玲前来做客,与她们同来的还有齐之衡、齐之毅、赵书彦。

    赵书彦本不打算来的,可架不住齐之毅央求,只得跟着,心中想着能见小暖一面也好,以后她与晟王成了亲,他想见她就难了。

    听到赵书彦来了,窦氏和范式对对眼神儿,江佳姗则低下红扑扑的小脸。方芸玲看得明白,心里更加焦急了。

    比起方家,赵家更有可能与江家联姻,该怎么办呢?方芸玲一颗一颗地数着手里的盐焗南瓜籽,请郡主帮忙说话是绝对行不通的,媒人也不行,难道就这样放弃?

    方芸玲握紧小拳头,不行,不能放弃!

    见小暖与窦氏的两个小娃儿玩得起兴,方芸玲耐心等了许久,终于等到窦氏带着孩子出去耍,范式与江佳姗也出去转悠,屋内只剩她和小暖两人。

    小暖问道,“方姑娘昨日说有事要与我说?”

    这也是方芸玲进京的目的之一。她坐正了身子,非常恭敬地问,“不知郡主对制船生意敢不敢兴趣?”

    “目前还没这个兴趣,我的店里本就人手不足,实在是分身乏术。”载人运货的船只要在江河湖海中畅行,容不得一点马虎。而且大型船舶的制造都被衙门控制着,民间作坊只能制小型的民船和货船。这个行业有利可图,但还不足以吸引小暖砸钱砸人去做。

    至于方芸玲为何跟她提这个,小暖既然不感兴趣,也就没有问下去的意思。

    方芸玲知道小暖说话办事都爽快,她说没兴趣不是为了压价或者其他,就是真的不想做。对此,方芸玲狠失望,因为她准备了一路的说辞,用不上了。

    接下来,第二件事。

    方芸玲字斟句酌地道,“芸玲的外祖母家在泽县,不知您知不知道泽县?泽县离着登州百余里,那里人口和繁华不下于益州,我外祖母家便在那里,家里有个布庄。外祖母家的布庄在泽县不是最大的,但也是有名的老店,口碑极好。”

    “前些日子,舅父送信来说,他和县里的另一家布庄争夺代理您的绫罗霓裳的布料的资格,输了。舅父对此很不服气,他说和他比的那家布庄虽然面门大,但在当地口碑并不好,只是他们的掌柜会来事儿塞银子,才拿下了这个资格。”

    方芸玲小心翼翼地打量小暖的脸色,见她听得认真也没有生气,才敢接着道,“舅父说,若是芸玲有机会见到您,帮他问您一句,这样的事儿,您管不管……”

    “铺子里的事儿我管不到这么细,不过这种事有人负责。”小暖回头与身后的绿蝶道,“你跟展福提一提,让他尽快核查一下是什么情况,给……”

    方芸玲见小暖看她,连忙道,“芸玲的外祖家姓陈,舅父名为陈落,布庄叫落云布庄。”

    小暖接着道,“给陈东家回个确信。选加盟店有严格的规矩,若是真有人不按规矩做事,绫罗霓裳立刻处理。”

    现在加盟店的事务由绫罗霓裳的二管家展福负责,若展福核查后,发现真有人收了泽县布庄掌柜的钱办事,就是绿蝶该接手的事儿了。

    绿蝶领命,立刻出去吩咐人给展福传信儿。

    方芸玲见小暖如此重视,连忙起身谢过,“郡主百忙之中还为这点小事儿费心,芸玲实在惶恐。”

    小暖很认真地道,“我该感谢方姑娘将这件事告诉我才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事情不论大小,发生了就得解决,而且越早解决越好。身为店铺的东家或掌柜,虽不必事必躬亲,但是一定要记住哪些事情该谁负责。只要抓住负责人,生意上就不会出大乱子。”

    方芸玲见郡主肯点拨她,便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询问困扰自己许久的难题,“多谢郡主指教,芸玲记下了。芸玲还有一事:若是铺子的掌柜因资历老本事大,不服少东家的指派,该怎么办?”

    “这个得看具体情况,寻找掌柜不服的根源,再找应对之策……”小暖耐心地给她传授了一些经验。

    方芸玲听后茅塞顿开,小脸上挂满感激,“郡主倾囊相授,从来没人这样教导过芸玲,芸玲……感激肺腑。”

    这哪就倾囊了,自己不过是看她做事用心又不惹人厌烦,才点拨她几句。小暖笑道,“若是方姑娘没有问题了,我带你四处走走?”

    方芸玲大喜,抬着眼睛小心翼翼地问,“圣上亲耕播种的棉田,芸玲也能看么?”

    “当然可以,若是你想,还可以下田拔草捉虫。”小暖起身,向外走了没几步,门人进来报信,“户部员外郎汪大人家的三公子与二姑娘前来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