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 耽美肉文 > 龙凤呈祥:妈咪老师要爬墙 > 正文 第945章 被错当狐狸精
    屋子里顿时大部分人陷入沉默,只有那个女人得意猖狂的笑声。

    “哈哈哈,小贱人,狐狸精想跟我程一燕抢男人,你还不够资格。知道我爸爸是谁吗?他,可是首富,我要想弄死你,可比掐死一只蚂蚁还简单,哈哈哈。”

    如果是首富的女儿,那确实可以无法无天。

    “不可能!”阿诚反应过来大声说道,“绵绵是我的妹妹,我不会让你伤害她的,你要是执意妄为,我就是死也要拉你垫背。”

    “哼。”程一燕用力给他一巴掌,阿诚整个人都懵掉,转了一圈,嘴角渗出血丝,“还说你跟她没什么,为了她你都可以连命都不要,既然如此我就更不能留她。来人啊!把她带走,看看卖到哪个最下三滥的酒吧,让她享受到不同的男人,哈哈哈。”

    她恶心的笑声简直令人作呕!

    “是,大小姐!”那些男的围上来,看着她露出猥琐的笑。

    阮绵绵浑身不舒服,微微颤抖着。

    挡在她前面的秦丞丞伸手握着她的手,掌心的温暖驱走她身体里的寒冷。

    “别怕!有我在,就算是世界首富来了,也不能拿你怎样!”他声音温柔,眸光却幽深黑暗,像是黑洞,随时会把人带进无边无际的黑暗地狱。

    那些人被他震慑住,一时不敢上前。

    程一燕的视线刚好被挡住,她只是觉得屋里的温度骤然下降而已,但没有多想。

    见她带来的人不动弹,马上沉着脸冷喝,“一个两个都不想活了是吗?还不快点给我滚过去,把人抓了十万块就是你们的了!”

    又提到钱,那些人才再次提起勇气,嘴里呐喊着以此壮胆,面目狰狞冲过来。

    可即将面临危险的人一动不动。

    就在那些人快要来到他们面前时,秦丞丞突然举手,“等等。”

    这两个字比刹车还灵,那些人集体停下,睁着眼睛像要回答老师问题的学生那样等着他的下文。

    “你们谁把她给我抓住,我一人给二十万。”

    “二十万!”

    这些人集体爆发。

    一个个自动转体,面向程一燕。

    “你们想干嘛?造反吗?”

    他们不说话,就笑笑,开始移动脚步。

    “蠢货,他说给二十万你们就信你们跟他很熟吗?他看起来像是有钱的人吗?”

    “像!”那些人又集体点头。

    程一燕觉得很没面子,无比尴尬。

    “真是没脑子,我才能给你们钱。”她拔高声音嚷嚷。

    那些人是她找来的,对于她的财力当然有所了解,虽然秦丞丞看上去真的像很有钱,但表面的东西指不定是虚的。

    衡量之下,这些人又出现了犹豫。

    “你们不信,可以看这个。”秦丞丞也不废话了,直接拿出手机开了某付宝,余额宝里显示的那一排零,直接证实他话的真假。

    程一燕又没看到,急忙往前挤,顿时眼睛直了,她下意识想数一下有多少个零,可没数完,秦丞丞就收起手机。

    “现在你们是听她的还是小爷的?”他不急不慢说道,皮笑肉不笑,令人瘆得慌。

    那些人马上调转武器口,齐刷刷对着程一燕。

    “你们,你们……”程一燕生气之余又感到一丝的害怕。

    因为她从这些人的眼里看到了人性。

    “都别动!”

    就在这时,阿诚大叫一声。

    程一燕喜出望外,“阿诚,你还是舍不得我,明白我在你心目中的重要了是吧!”

    “呵呵。”阿诚狠狠翻了个白眼,一步一步走向她,面带嘲讽的笑,“与其这二十万让别人拿,不如给我。”

    他面带煞气看着那些人,扬起手里的小马扎手指点来点去,“我告诉你们,谁都不许跟我抢,不然我就让谁下地狱。”

    有的人就是这样,不发火就看着很好欺负,发起火来,谁都怕。尽管对方拿着武器,可阿诚是丝毫不放在眼里,脚底生风冲过去。

    那些人本来是围成一个圈,看到他这样都下意识让出位置。

    “阿诚!”程一燕不可置信大喊。

    阿诚突然停下,椅子举得高高的,恶声恶气狂吼:“干嘛?”

    “你真的要为了二十万对我动手?!你别忘记当初是谁帮你解决你那些烂摊子,要不是我,你现在估计都被人家告到倾家荡产了。”程一燕越说越大声,简直比一个喇叭还厉害。

    但她的话起了作用,阿诚真没继续,眼神露出痛苦。

    程一燕冷哼,别提多么嚣张。

    “阿诚,你尽管动手。那件事我都怀疑是不是她设计找人陷害你的。”阮治皱着眉冒出一句。

    刚才发生的事情太多,他还没从上一件事情反应过来,又来一件事情,幸好他刚回过神就听到程一燕说的那件事,就把之前的怀疑说出来。

    “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阿诚瞳孔因为不敢相信一下放大。

    他这些天之所以受制于程一燕就是因为这件事,他虽然是比较爱钱,但也是个知恩必报的男人。

    尽管心里极度厌恶程一燕的骚扰但前面都忍下来,直到最近程一燕竟然提出要跟他结婚,他才跑路。

    “你听他放屁,当时你也在场,我要是跟那个人认识的话我怎么也会被骂,我是吃饱了撑着自己花钱找骂呀!”程一燕大声呵斥。

    “是啊,大哥。”阿诚还点点头。

    阮治无语瞪着他,“说你猪脑袋还是侮辱了猪,你好好想想当时的那个路段,那个点,怎么会有个行动不便的老太太,而且你的开车一向很稳,你都说当时都已经刹车,可是下来的时候那个老太太就晕在你前面,送医院你问那些医生也是一问三不答,还有那个老太太的家属来就说要告你,遇到这种事一般都是要讹你钱。”

    “是啊,阿诚哥,我哥说得很有道理。就是这个女人坑你的。”阮绵绵大喊一声。

    小身板还用力晃了下,要不是秦丞丞反应快拉住她,人估计就被自己给甩出去了。

    “你乖点,别让我担心。”他无奈又宠溺。

    “哦。”她不好意思吐吐舌头,不像平时被他骂会怕,此时此刻她还觉得内心挺甜的。

    至于阿诚回过神来,看着程一燕的眼神里充满杀气。